切换风格

伦敦 星空 加州 晚霞 绿野仙踪 简约米色 简约黑色 城市 粉色心情 薰衣草 龙珠 白云 花卉 雪山
回复 0

2万

主题

2万

帖子

14万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

经验
100688
铜币
243205

论坛元老勋章卓越勋章超级版主勋章网盘快手

一个山村里的全家乱伦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9-24 08:01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登录即可查全部图片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炎热的半夜里,我被肚子里的胎动弄醒,睁开眼看着躺在身旁的男人,他那
多了一只小手指的手掌,仍贪婪的放在我因怀孕而更丰满的乳房上;熟睡中的年轻脸上,透露着刚刚尽情后满足的笑容,他是我的丈夫,也是从他出生后,我就爱到心痛的男人……
我出生在中部一处非常偏僻的山里,我的爸爸张天送和他的兄弟三人,向政
    府承租了五十多甲的国有林地耕种。
    爸爸在兄弟三人之中排行老二。伯父叫天发,他的妻子叫玉露,他们没有孩
    子。叔叔叫天福,还没结婚。我的妈妈叫惠媚,小爸爸十来岁,生了两男一女,
    我是老三。我的大哥叫文忠,大我快两岁;二哥叫文雄,大我不到一岁;我的名
    字叫美华,大家都叫我阿华。
    爸爸兄弟三人因为承租的林地面积太大,所以分别在两座山腰中,用竹片混
    着黏土,盖了两座三合院式的房子,伯父母住一处,我们住一处;叔叔天福因为
    未婚,所以两处都有他的房间。
    晚上睡觉时,爸爸和妈妈睡一间,我们兄妹三人睡一间,因为我年纪还小,
    所以有时我也会和爸妈一起睡一间。
    记得是我小学四、五年级时,一个暑假中的早上,爸爸起床后就到山里工作
    了,两个哥哥也不知跑到那里玩,我在庭院中追逐着一群觅食中的鸭鹅,等待妈
    妈带我去溪边洗衣服。
    「阿华,爸爸和妈妈呢?」天福叔在竹篱笆外,一边走进来问着。
    「爸爸到山上工作,妈妈在屋里。」我回答着,手里拿着小竹棒在追着一只
    大笨鹅。
    我在庭院玩了一会儿,后来,终于觉得很无趣,想要妈妈赶快带我去溪边,
    教我洗衣服,这样我可以一边玩水;于是我走进屋里,听见哥哥的房间传来奇怪
    的声音,我走到门边偷偷地向房里看,原来是妈妈和叔叔在里面。
    这时,我看见地上散落着要洗的脏衣物,妈妈弯着上身站在床边,双手顶在
    床上,上身的衣服脱掉一半;叔叔站在她的后面,双手抱着妈妈,裤子掉到上,
    身体一前一后用力的向妈妈撞着,嘴里说着:「骚货,我要插死你……你的……
    大骚穴……「也许妈妈被撞的很痛,所以他*的嘴里不断的叫着:「哎……呀…
    …死天福……你……轻点嘛……哎……哟……一大早的……喔……哎呀……你…
    …好大的鸡巴……要插死我了……」
    我看得心里很害怕,于是我赶紧跑到外面,想找一根大棍子,帮妈妈打欺负
    她的天福叔叔;最后,我终于找到一根很粗的大棍子,我急冲冲的回到屋子,大
    声的喊着「妈妈,不要怕,我这里有根大棍子,可以帮你打叔叔!」
    我连跑带跳的踏进哥哥的房间内,结果我看到叔叔已经躺在床上了,妈妈正
    坐在叔叔的身上,双手按在叔叔的肩上,满脸红通通的,嘴里不断的喊着:「喔
    ……喔……好美……太舒服……快……你泄了……喔……我……也快泄了……喔
    ……喔……」
    「妈妈,你打赢了?」我带着不解的眼神问着,妈回头一看到我,脸红的更
    厉害,连忙爬下床,把衣服穿好,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要洗的脏衣物,拉着我的手
    走出屋外;我回头看着床上的叔叔,可怜的叔叔,身上的衣服都没穿,被妈妈打
    的躺在床上直喘气……。
    「阿华,刚才的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,知道吗?否则被爸爸知道了,又会和
    叔叔打架的。」一路上妈妈叮咛着,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。
    我坐在溪边看妈妈洗衣服,一边帮妈妈剥洗衣用的皂果,把剥好的皂果放在
    木盒里;一边用皂果子丢打水中的小鱼虾,玩了一阵子,觉得很无聊;这时我看
    妈妈已经洗好衣物,她拧着毛巾擦拭着脸,于是我跑到溪中的大石缝间,转来转
    去的抓寻小鱼虾,我躲开他*的视线,渐行渐远,不知不觉的把衣服弄湿了,我
    想脱下衣服,找块大石头将衣服晾乾。
    我转头一看,原来他*的衣服也湿了,她光着身子、屈着腿正躺在一块大石
    上呢?我正准备跑去时,突然,我看到天发伯父也光着身子爬上妈妈躺的大石块
    上,我想:「难道天发伯父也把衣服弄湿了?但他没洗衣服,也没玩水或抓小鱼
    虾……。」
    于是,我偷偷的从大石缝间转到离他们较近的一块大石块后,我伸头一看,
    我看见天发伯父下身正压着妈妈,一只手抓着他*的大乳房捏着,一只手放在妈
    妈的大腿中间挖着,他的嘴埋在妈妈另一边的大乳房上吸着,妈妈嘴里咿咿唔唔
    的说着:「大伯,啊……唷……我的大骚穴……被你弄的……发痒了……嗯……
    嗯……快……嗯……快……把大鸡巴……放进……浪穴里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「
    这时,天发伯父忽然翻个身,仰身躺在他*的身边,我看到天发伯父的小鸡
    鸡变得像一支大肉棒,硬梆梆的竖立着,这时天发伯父说着:「小骚妇!先用你
    的小嘴帮我含一含,好让我的大鸡巴给你插个爽快……」
    天发伯父说完,妈妈连忙转身爬到天发伯父的身上,低下头,左手握着天发
    伯父的大肉棒套弄着,张开就把大肉棒吃到嘴里,右手握住天发伯父鸡鸡下的蛋
    丸,不停的捏弄着……。
    「亲大伯!你的大鸡巴……好粗……我爱死它了……小浪穴含的舒服吗……?」
    妈妈吐出天发伯父的大肉棒,双手不停的在鸡巴上套弄着,她撒娇的说着。
    天发伯父被妈妈吸的两腿蠢动不已,大肉棒涨得更粗大,两手在妈妈浑身的
    细皮嫩肉的两只雪白大乳房上乱摸一番,妈妈似乎被摸得很难过,急忙起身,分
    开双腿跨坐在伯父的小腹上,右手一往下一伸,抓住涨硬的大肉棒,闭起眼睛,
    用劲的往下一坐。
    「喔……好大伯……哼……嗯……你的大鸡巴好粗……哼……小穴好涨……
    好充实……唔……哼……小穴被干得……又麻……又痒……哼……嗯……「
    他*的腰不停的摆动,粉脸通红,大气喘的不停,那浑圆的大屁股,上下左
    右,大起大落的扭动着,动了一会儿,妈妈人就趴在伯父的身上,伯父一翻身把
    妈妈压在大石上、屁股狠劲的前挺,顶得妈妈闷哼出声音!
    「哎……哎……亲哥哥……哼……嗯……小穴美死了……唔……你的鸡巴好
    粗……唔……小穴被干得……真美……好……好舒服喔……哥哥……哼……唔…
    …我不行了……唔……快……再用力顶……哎……要丢了……啊……丢啦……「
    他*的头发凌乱,粉脸不断的扭摆着,嘴里的叫声也渐渐的高昂……!「小浪妇!
    你的小穴……夹的……好舒服,天发哥……哥也丢给你……了……「天发伯父快
    速的顶了几下,人就趴在他*的身上……。
    妈妈和天发伯父这一幕,让年幼的我有着一种无名的刺激感,心中也充满了
    无限的疑问;我又偷偷的从大石缝间转到离他们更远的地方,不一会儿,我听到
    妈妈叫我的名字,我才从石缝中出来,这时,我看妈妈正收拾洗好的衣物准备回
    家,而天发伯父早已不在了。
    自从那天看到妈妈和天发伯父、天福叔叔发生的事后,我就一方面偷偷的注
    意大人们的事,一方面偷偷的观察,男人们肚子下的小鸡鸡,和我微微涨痛的胸
    部、还有我尿尿的小肉洞。
    有一天晚上,我睡在爸妈的房间内,半夜,懵懂中,我被身边爸妈的说话声
    吵醒。
    「惠媚,中午天发哥说东边山区有一区竹笋快可以收了,今天下午他要下山
    去和山产贩子谈谈,大概两三天后才回来,我明早会先去天发哥家一趟,问问大
    嫂看大哥有没有交待什么事?」
    「死鬼,是不是因天发哥不在,今晚天福可以整晚抱着玉露嫂干得过瘾,你
    明早也想赶过去过过瘾。」
    「哟,小淫妇!是不是吃醋了,上次我下山时,那两三天中天发哥和天福弟
    还不是把你干的爽到连饭都差点懒的吃呢!」
    「死天送,你还说呢?当初我十四岁时,刚嫁给你没几天,你们兄弟第一次
    三人一起玩我时,是谁说:山中里人家,饮食般男女,山里的人都是这样的。你
    还记得吧?」
    「好了,好了,好太太,你生了三个父亲不知是谁的孩子,我也没说什么?
    来,来,看样子不把你干得爽歪歪,你还会整晚说个不停……「
    「哎哟……死天送……孩子……哼……还不是你们三兄弟……天天轮流……
    没一年……就弄出来的……杂种……嗯……哎呀……亲哥……涨死小穴了……「
    我悄悄地侧翻转身,眯起双眼,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,我看到爸爸趴在妈
    妈身上,两双手分别抓着他*的大乳房,用力的揉着,他的屁股一上一下狠劲的
    撞着,我目光往下一看,爸爸的鸡鸡变的那么粗黑长大,抵在妈的阴户上,用力
    一挺,就整根埋入,然后一会抽出、一会送入,那个样子真有趣,我禁不住看下
    去。
    「哎呀……亲哥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哼……顶……哦……你今天……好强劲…
    …唔……大鸡巴……喔……喔……我舒服极了……「妈的嘴里发出一阵阵的
    呻吟声,像是生病却没有痛苦,就像那天早上天发伯父、天福叔和妈的情景。
    「喔……好爽……好舒服……骚货……你的小穴夹的……大鸡巴好……酥…
    …爽死了……夹的好……够骚……喔……今晚老子……就把你干个爽死……
    「爸爸健壮的身躯紧压着,狠劲不停的抽抽送送,妈也扭动着屁股,迎合他
    的抽插。
    「啊……好美……哼……哼……美死我了……用力插吧……快……快用力…
    …噢……小穴要升……天了……啊……很美……美上天……好鸡巴……弄得舒服
    ……死……了……哎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啊……」
    我偷偷看了好一阵子,感到脸红心跳,下体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,用手一
    摸,湿湿的,于是我赶紧蒙上被子,不再去看他们,希望能赶快睡觉,可是耳边
    传来爸妈的喘息哼叫声,我心里想着:什么时候我也可以享受大人们的游戏。想
    着想着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是怎么入睡的。
    第二天早上,我醒来时,爸爸正为出门作准备,我吃完早餐后,拿着一支小
    竹竿,假装在庭院玩,慢慢地,愈跑愈远的往天发伯父家去。
    天发伯父的家在另一座山腰中,离我家大约十分钟路程,当我赶到时,爸爸
    还未到达,于是我溜到伯父房屋后,伯父房间的后面放着一堆准备煮食用劈好的
    木材,我悄悄地踩到木材堆上,轻轻地掀开窗上的布帘往里面看,伯父的床上躺
    着脱的光溜溜的天福叔叔和玉露伯母。
    天福叔叔身体长得粗壮结实,正仰面睡着,玉露伯母长的有点黑黑瘦瘦,头
    睡在天福叔叔的小腹上,半弓着身体侧仰着,她的大腿看起来也瘦瘦的,不过小
    腹下的毛发倒长的很浓密粗长,两个乳房比他*的小,这时一边靠在天福叔叔的
    大腿上,一边被天福叔叔的手握着,天福叔叔的小鸡鸡软软地靠在玉露伯母的嘴
    边,小鸡鸡下的两个肉卵却被玉露伯母握在手里。
    我正看的有趣时,这时看见爸爸从房间外走进来,我连忙把布帘的缝隙弄小
    些;爸爸一进房,看到床上的情景,就把衣服脱掉,爸爸的鸡鸡瞬间一跳一跳,
    慢慢变成一支大肉棒;爸爸走到床边,一手将玉露伯母的双腿拉开,一手伸向玉
    露伯母浓密的毛发中抓了一把,人也爬上床上,跪坐在玉露伯母的双腿间,用手
    扶着大肉棒用力的往前一顶,把大肉棒顶进玉露伯母的身体里。
    玉露伯母被爸爸顶得醒过来,睁开双眼一看是爸爸,娇笑着说:「死天送,
    昨晚被天福折腾了一晚,干到半夜才入睡,现在一大早你又来插大嫂的骚穴了,
    喔……你今天的大鸡巴……好粗……哼……好强劲……浪穴好涨喔……好爽
    ……噢……」
    这时,天福叔叔被玉露伯母的叫声吵醒,看到爸爸插的正起劲,他双手抱着
    玉露伯母的头,人一翻身的爬起来蹲坐着,将他也渐渐变硬的鸡鸡赛进玉露伯母
    的嘴里,一上一下的抽插起来,玉露伯母的小穴被爸爸用力干着,嘴又被天福叔
    塞得满满的,只能发出咿咿唔唔的呻吟声……
    爸爸和天福叔叔两人一上一下的的抽插了一阵后,天福叔叔突然站起来,爸
    爸像似有默契的,抱着玉露伯母一翻身,让玉露伯母趴在他身上,天福叔叔转到
    玉露伯母的背后,跪在爸爸的两腿间,手扶着涨得硬硬的大肉棒,往玉露伯母的
    屁股洞顶进去,顶的玉露伯母「喔」的叫了起来。
    「哎……哟……死天福……,你昨晚……肏了一夜,现在又要……插大嫂的
    ……后穴洞,喔……好天送……,你的大鸡巴……搅的……大嫂的……浪穴……
    好爽……噢……,两支大肉棒……弄的……好爽……好爽……噢……「玉露
    伯母的前后穴同时被肏弄着,她发出强烈的呻吟声。
    爸爸和天福叔叔两人一前一后,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猛力抽插着,玉露伯母好
    像飞上天的舒服:「你们两个……好弟弟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弄死我吧……受不了
    ……啊……我要爽死了……要升……天了……啊……」最后,玉露伯母好像
    呈现失神的现象,整个人软绵绵的任由爸爸和天福叔叔两人摆布冲撞……
    我在窗外看着窗内床上三人行的成人游戏,不知不觉的,我觉得双脚发软,
    于是,我拖着沈重的脚步溜下木材堆。
    回家后,我躺在床上,幻想着,哪天我也能像妈妈和玉露伯母般,身边躺着
    许多男人,供我淫乐,我一面想着,一面将手伸到小腹下,我才发觉到那里已长
    了细细疏疏的毛,我用手指在尿尿的地方轻轻地搔,一阵阵酸麻的强烈快感直冲
    全身,我嘴里也不由地发出像妈妈她们挨插时的浪叫声。
    暑假结束的几天前,我和妈妈正在为家里养的牲畜喂食时,忽然发觉内裤湿
    湿地,像有东西流出来,我掀开裙子一看,大腿上流着一些血,妈妈回头看到我
    的情形,赶忙带我到卧室里。
    「阿华,你要变成大人了。」接着,妈妈教我一些处理的方法和男女间生理
    上的事情,我心里觉得很兴奋,我期盼许久的愿望就要来临了。
    过了几个星期,我发觉我的身体渐渐的产生变化了,我的皮肤很本就很白,
    变得更滑腻细白,小腹下的毛长的浓密乌黑,像一丛草原,腰变的细细的,原来
    有些涨痛的乳房,鼓的像半个圆球,几乎和妈一样大,我的身高也长到一米五多
    了,声音也变的有点嗲嗲地。
    家中的男人们似乎也发觉到我的改变,爸爸和他们兄弟就常常亲腻的藉着机
    会抱着我,刚小学毕业的文忠大哥经过我身边,偶儿会假装无意的用身体擦靠着
    我的胸部,二哥文雄有时会在我在换衣服时,偶儿不经意的闯进房来,两眼贼贼
    地直望着我的胸部。
    因为我年纪还小,又住在山里,所以没有穿着内衣的习惯,由于生理成长变
    化快速,原来合身的衣裙,如今都已变的窄短紧绷了,所以有时我会不经意的故
    意把上衣的扣子弄掉一两颗,或故意在它庭院中俯身打扫。
    因为我的刻意动作,家中的男人们眼光都会随着我的举动,而注视着我那将
    跳出来的两团肉球,或露出内裤的大腿根处;我对他们的这些举动,心里会有一
    股不知所以然的刺激和兴奋感。
    天气渐渐寒冷,山上的冬笋又将进入采收季,一个周末的下午,爸爸和天福
    叔叔到山下去办事,临走前交待妈妈和文忠大哥先整理笋寮,以便可以处理收成
    后的冬笋。
    文忠大哥自从小学毕业后,因对读书没兴趣,而且山上人家对学历也并不在
    意,所以文忠大哥就留在家帮忙,经过一个夏天的磨炼,他长得几乎和爸爸一样
    强壮,身高也接近一米七十多了。
    我把家里的杂事整理完后,顺着山路前往笋寮,想帮忙他们,山上的笋寮是
    收成后山产堆放及处理用的中继站,因为我们家承种的范围很大,所以在多处较
    平坦的山间都有用竹子盖的笋寮。
    当我走到这次要收成的笋寮时,却只见煮笋用的大锅正在烧着热水,我刚想
    出声寻叫时,却看见文忠大哥站在附近休息及堆放山产用的小屋外,眼睛就着竹
    柱缝隙往屋内看,我觉的有些好奇,于是悄悄地绕过他,也到另一边的小屋外往
    内一看,原来妈妈正在屋里洗澡呢?!
99俱乐部的发展离不开您的帮助,有好的建议或意见请到【意见反馈】版块告诉我们哦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小黑屋| 99热久久热这里只有精品论坛最新地址,久久热人自己的论坛  

GMT, 2020-11-24 23:54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